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丰苹果肌

从1大学再学英语棵树到一片“海”

2018-09-09 04:16:03
    ●新华社记者 陈二厚 张洪河    赵超 曹国厂 于佳欣 侯雪静    首都北京向北400多千米,河北省最北端。

一弯深深的绿色镶嵌于此。

    她叫塞罕坝。

    在中国森林分布图上,相对于全国2亿多公顷的森林面积,这112万亩的人工林似乎有些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在中国沙化荒漠化分布图上,地处风沙前缘的这一弯绿色,却显得弥足珍贵。

    她,每年为京津地区输送净水1.37亿立方米、释放氧气55万吨,是守卫京津的重要生态屏障。

    三代人,55年。

将昔日飞鸟不栖、黄沙遮天的荒原,变成百万亩人工林海,相当于为每3个中国人种下一棵树,创造出当之无愧的生态文明建设范例。

    为什么是塞罕坝?    循着绿色的召唤,穿行在她的林海里,从每棵树、每一个塞罕坝人身上,我们找到了答案。

这就是矢志不渝的拼搏和奉献,对绿色理念的彻悟和坚守,对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使命和担当。

    绿色奇迹——塞罕坝从一棵树到一片“海”的实践证明,以超乎想象的牺牲和意志苦干实干,荒原可以变绿洲,生态环境一定能实现根本性改善    树,在塞罕坝是最平常的东西,也曾是塞罕坝最稀罕的东西。

    从塞罕坝机械林场场部驱车向东北方向驶去,进入红松洼自然保护区。

在一整片低矮的樟子松林中,远远就能望见1棵落叶松兀自挺立。

    20多米高,枝杈密布,主干粗壮,两个人才能合抱起来,树龄已超过200岁。

    不知谁悄悄用红布把树干围了起来,树枝上还系着一条条五彩绳,随风飘动。

    “这是树神吗?”记者好奇。

    “我们叫它功劳树。

没有这棵树就没有今天的塞罕坝。

”林场党委办公室主任赵云国说。

    时间回溯到清朝同治年间,她还是茫茫原始森林中的一棵小树。

那时的塞罕坝,物产富饶,牲兽繁育,是皇家猎苑木兰围场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塞罕坝的命运从那时起遭遇逆转。

    清代晚期,国势渐衰,为弥补国库空虚,同治皇帝宣布开围垦荒。

此后,树木被大肆砍伐,原始森林逐步退化成荒原沙地。

    塞罕坝展览馆里,几张泛黄的照片记录着当年的惨境:光秃秃的山丘,狂风肆虐的沙地,难觅活物……    往北是茫茫大漠,往南是京畿重地,这道连南接北的重要生态屏障,轰然倒下了。

    大自然的报复如洪水猛兽一般。

西伯利亚寒风长驱直入,内蒙古高原流沙大举南进。

    北京被几大风沙区包围,来自不同方向的“灌沙”让首都上空常常灰黄一片。

如果不堵住这个离得最近的沙源,不扼住这个风口,首都的生态环境将难以为继。

    上世纪60年代初,正值国民经济困难时期,国家仍咬紧牙关,下定决心建一座大型国有林场,恢复植被,阻断风沙。

    此时的塞罕坝,荒凉了近半个世纪,自然条件越来越卑劣:年平均气温零下1.3摄氏度,无霜期不到两个月,降水量只有400余毫米。

    1958年,当地曾弄了大唤起、阴河等小型林场,不但树没种活,人都快乐不下去了,只好匆匆下马。

    塞罕坝还能不能种树?种什么树?人们疑虑重重。

    1961年,时任林业部国营林场管理总局

android 面试题目

电脑程序编程入门

最好的仿站工具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